年损1000亿美元,新冠永远改变了航空业

文章正文
2020-06-01 20:44

航空公司希望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前提下重回蓝天,但大流行或许会重塑未来航空旅行。

自从克里斯托弗·舍伯格(Christopher Schaberg)为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美联航”)工作以来,他一直在关注航空公司的发展。他在蒙大拿州客流量普普通通的博兹曼黄石机场检查行李和负责登机手续的办理。这些年来,他注意到航空旅行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尤其是在9/11事件后,机场安检变化明显。而这,仅仅是开始。

随着机场封锁,航站楼变成了酒吧、商店遍布的购物中心,甚至还有水疗中心,方便乘客不出机场就能消磨时间。餐厅里到处都是iPad,往日熙熙攘攘的美食街却不见了踪影。登机附近的座椅上也都配上了电源插座。在飞机上,免费的鸡尾酒和餐食逐渐让位真空包装的零食和半罐可乐。渐渐地,腿部空间也越来越小,直到几乎没有空间。飞机上的每一寸地方都被利用起来。再接着,新冠病毒大流行来势凶猛。

航空旅行正处于另一场巨变之中,原因不独是公共卫生危机,随之而来的经济崩溃也在起作用。根据他的从业经验,舍伯格出版了几本有关航空旅行的书,包括“The End of Airports”(《机场终点》)。舍伯格认为,哪怕航班的基本要素始终没变过,在登机口登机,在飞机上喝冰镇饮料,在转盘处等待行李等等,不会一成不变。即使疫情得到控制,我们熟悉的航空旅行可能已经一去不复返。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事儿正在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虽然这并非我们的本意,”舍伯格说。

舍伯格说的没错。空中乘客数量急剧减少。国际机场协会(ACI)估计,仅今年一年,航空行业已损失46亿人次乘客和将近1000亿美元。机场沦为一座空城。尽管已经获得250亿美元纾困金,美国的航空巨头仍在裁员。

根据TSA的数据,3月份航班近乎中断,并且此后一直未见起色

现在,航空行业希望弄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以及飞行体验要怎么向前发展。根据对十多位业内专家的采访,在谈到未来航班时,他们一致表示,乘客将看到一系列的变化,包括对卫生和空气净化的进一步关注、安检时的健康筛查,甚至更多采用面部识别的登机。部分专家还提到了监控技术的使用,以评估在航站楼和登机区域人们有没有很好地保持社交距离。

这些变化是否足以让乘客再次选择空中旅行仍是个未知数。我们很有可能再也回不到以前频繁乘飞机出行的日子。毕竟,当人们只是开始计划长途旅行时,有些人已经开始对挤在密封又逼仄的机舱里呼吸循环空气感到不适。这次的疫情也提醒了人们,想想航空业导致的巨大的谈排放量。只是对飞行常客而言,一个坏消息是,有证据显示,从长期来看,飞行成本高得出奇。或许之前人们认为值得乘坐飞机的旅行——尤其是商务相关的旅行——可以通过Zoom轻松解决。

“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决定,‘去他的——我不要坐飞机’,我们知道接下来会怎样,”舍伯格说,“但其实根本没什么大不了。”

更多非接触式交互和更少的人

随着疫情持续严重,航空公司和机场希望减少乘客与高频率触摸表面的接触,减少他们与机场工作人员的接触。一个潜在的希望是,使用新的非接触式技术不仅可以减少排队时间,也可以减少我们在机场逗留的总体时间,从而减少与病毒携带者的接触时间。

新的无接触体验大概始于乘客抵达机场和托运行李之际。美联航已经在四个不同的机场测试一种非接触式行李标记法,即乘客在出发前先注册他们的行李然后在机场用智能手机扫二维码的方式确认行李。航空公司也可以选择使用生物识别技术(如面部识别),在行李托运处确认乘客身份,是否与永久的或RFID行李标签一致。

另一个人们不大愿意接触的地方是自助值机台。SITA是一家向航空公司和机场提供技术的公司。公司的副总裁安德鲁·奥康纳(Andrew O’Connor)表示,乘客不必接触值机台。相反,他们可以在手机上进行操作,然后使用面部识别系统来确认他们的身份。澳大利亚机场技术公司Elenium在他们的自助值机台上也展示了相似的技术,可以让人们通过语音和头部动作进行操作。

“日后乘客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非接触式选择,当然生物ID绝对是其中之一,”ACI计划与服务全球副主任安托万·罗斯沃斯基(Antoine Rostworowski)说,“现在,政府和监管机构也有新的动机,去了解这方面的事情并加速寻找解决方案。”

事实上在疫情爆发之前,有些美国的航空公司已经为部分国际航班设置了采用生物识别技术的登机手续。该系统结合了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维护的数据库与NEC公司设计的算法。OneZero在今年年初发布的博客文章中将NEC公司描述为——“你从未听说过的最为重要的面部识别公司”。虽然面部识别技术可能无法戴着口罩的人,NEC公司表示,尽管准确性还存在问题,但公司的系统仍可以识别戴口罩的人,因此在疫情期间该系统也可以发挥一定作用。

有创性健康筛查还会远吗?

当旅客最终来到安检处,他们将接受一系列潜在的健康检查,包括测量体温和对可能症状的询问。有专家认为,仅发热筛查一项能否成为有用的指标,尚有存疑。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提醒称,依赖热成像或测温枪等技术的发热筛查系统可能存在风险。别忘了,我们已经报道过不少无症状新冠病毒携带者,而且很多有发热症状的病人也并没有感染新冠病毒。然而,有些机场仍旧会测量体温。

据其他媒体报道,伦敦希斯罗机场最近宣布拟尝试基于热量的温度筛查,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SA)预计也会采取相同的办法。一名TSA发言人称,“目前尚未就机场采用的具体健康检查措施做出任何决定”。

旅客在出发前和抵达目的地后可能需要进行多次健康检查

但是发热筛查——即便它不够准备——也可能仅仅是开始。在一趟阿联酋航空公司的航班上,乘客接受了新冠病毒的血液检测。美国雷神公司的子公司Collins Aerospace的副总裁黎安·里奇韦(LeAnn Ridgeway)甚至建议,政府可能需要在筛查过程中“三角化重要生命特征”——测量体温的同时,也通过各种传感技术收集血压和心率等信息。罗斯沃斯基还说,乘客也可以在入境前主动报告健康信息。

多家安全公司已经在尝试简化和标准化这一健康筛查流程。生物识别公司Clear推出的一项已经被广泛使用的服务允许付费用户在扫描确认身份后,可以省却健康检测。该公司最近还宣布了一项名为“健康通行证”的计划。这项新的服务允许人们上传针对是否出现新冠病毒症状的健康状况问答,并且马上还会推出新的功能,允许用户添加最新的实验室检测报告链接。这些功能的目的是,购买了“健康通行证”服务的用户可以在值机台扫码确认他们的健康状况。不过这项新的服务是否会、以及什么时候在机场可用,仍不清楚。公司发言人称,“健康通行证”技术非常适合机场,公司目前也正在与旅游行业的利益相关方进行接触。

不过,生物识别技术的使用很有可能不仅限于机场安全。面部扫描也可以使机场商店内的非接触式付款成为可能,可以管理谁能进入VIP休息室。各大机场已经在使用激光雷达这些工具,这是一种依靠激光和人工智能监测客流量的远程传感技术。据报道,包括拉斯维加斯机场和迈阿密机场在内的少数机场,正赋予这些工具新的用途——评估社交距离,避免大量的人群涌入,以及在机场任何特定区域可能出现人群聚集之前预先提醒机场管理人员。

飞机构造也在悄然改变

下一次,你登机的时候,没准会发现一些微小的变化,比如中间座位被遮挡和强制性的面罩等。航空公司也可能会决定让经济舱乘客先登机,以防止过道拥堵。未来数月,机舱内还将继续发生更多戏剧性的变化。航空公司可能会想办法让乘客的飞行旅途更加舒适。一些可行的方案要么打算取消中间座位,要么重新布置每排座位间的距离,以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设计师们已经在制作概念模型。

飞机工程师弗洛里安·巴尔约特(Florian Barjot)绘制了一幅名为“PlanBay”的草图,其中中间座椅周围安装上了透明隔板,并且一直从座椅靠背向上延伸,从而在两排位置之间形成一道屏障。巴尔约特解释说,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减少飞沫传播,同时确保机组人员依旧可以观察到整个机舱内的情况。

意大利飞机内饰制造商Aviointeriors提出了另一种设计理念:让中间座位面向后方,然后使用透明挡板分隔两侧乘客。这种设计的一个缺点是,中间座位朝后的乘客将与后排座位的乘客面对面坐着。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帕罗·德拉戈(Paolo Drago)说,有几家航空公司已经对此表示感兴趣,并正在考虑另一个模型原型——沿用之前的座椅模式,但在座椅上方和两侧安装透明挡板。

Aviointeriors的Janus设计打算让中间座位面朝后,并在乘客之间安装透明塑料挡板

考虑到这些,人与人之间更加疏离的航班或许不仅将成为一种新的安全标准,而且还可能成为飞机上一种新的舱位等级划分方式。

“比方说,未来飞机上前半部分都是座位间距达到六英尺的头等舱,后半部分是拥挤的经济舱,然后每个人都戴着口罩,互相喷洒消毒剂,”舍伯格说,“每个人都自顾自地坐着,心里嘀咕坐在旁边的人最好没生病。”

与此同时,还有很多航空公司已经在做的改变可能就没那么明显了。他们已经在加强卫生措施,每飞完一次航班就使用静电喷枪杀菌,并换上抗菌椅套。乘客可能会更倾向于使用他们自己的手机而不是座位上娱乐屏幕,消遣打发时间。事实上,有些航空公司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逐渐淘汰镶嵌在座椅后面的娱乐屏幕。乘客或许会更加频繁地听到飞机上的空气过滤系统内置了医用级HEPA过滤器,尽管很多飞机在疫情爆发前已经采用了这样的系统。虽然空气过滤也许会有帮助,但他们未必可以保护你远离身边乘客咳嗽或打喷嚏时传播出来的飞沫。

Collins Aerospace的内饰产品和售后服务部总裁格兰特·韦斯特(Grant West)在邮件中解释说,有些航空公司可能会考虑调整飞机内部使用的材料。目前,他的团队正在研究一种可以抑制病原体的材料,包括一次性使用的罩子,覆盖频繁接触的区域如椅子、安全带、餐盘和扶手等。

私人飞机公司AvidJet的布兰登·威尔逊用喷雾器对飞机进行消毒,摄于丹佛国际机场,5月6日

在疫情期间,航空公司的机上餐饮服务受到限制,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被迫取消。比如,美国航空取消了经济舱的酒水销售,不过头等舱的酒水供应依旧。达美航空将提供的饮料仅限于瓶装水。美联航取消了续杯服务。不过,这些服务以后会怎样,现在还不好说。但是眼下的调整可能会重置我们对飞机上餐食的期望。舍伯格说,飞机上的餐食服务日后可能会变得更贵。

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

有人说,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可能会开启监控和航空旅行的新时代。这次疫情带来的转变,或许不亚于9/11事件后航空业发生的转变。当然,更彻底的转变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

“机场会出现哪些新面貌最终还是政府说了算,”安全和风险管理顾问约翰娜森·塔尔(Johnathan Tal)说。

我们在乘坐航班时或许需要再牺牲掉一些隐私,这势必会引发新的歧视形式。比如,现有的检查已经对有色人种带来不成比例的影响。穆斯林或被认为是穆斯林的乘客在机场尤其容易受到宗教和种族歧视。ACLU提醒说,远程发热筛查的不准确之处可能会导致“因外表和政治观念引起的骚扰和选择性执法”。

TSA是否会主动限制这一类型的歧视?目前很难说。尽管我们不知道疫情期间采取的措施究竟会对人们的航空旅行体验有多长时间的影响,但业内领导者们认为,至少短期内,某种形式的健康筛查将持续成为安检流程的一部分。这将是一个新的且可能非常重要的补充。即便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所有这些措施可以让航空旅行变得更加安全,但人们需要时间,来重拾对航空旅行的信心。ACI估计,商业航班将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到2019年水平。

“9/11事件后,人们对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各种各样的担忧,”NEC副总裁本吉·哈钦森(Benji Hutchinson)表示,“在我看来,大流行更令人难以捉摸。它是那么抽象且无影无踪。”

同时,我们将不得不重新考虑机场本身的实际用途。近年来,我们看到数十亿美元资金被用在机场的改造建设上,把机场变成华丽的商场,鼓励乘客们提前到达候机楼,以便他们有更多时间在候机楼的商场里吃饭逛街购物。

舍伯格以自己工作的新奥尔良机场为例。该机场几个月前开放了一个造价13亿美元的新航站楼,成为该国第三个没有登机牌也能享受其内部便利设施的机场。

“现在完全不一样了,”舍伯格说,“即使我们愿意乘飞机出行,我不认为我们还会在机场商店看到曾经那般热闹的场面。”

作者:Rebecca Heilweil

文章来源:https://www.vox.com/recode/2020/5/27/21263647/pandemic-flight-future-airplanes-airports

文章评论